中信证券收购广发证券的目的

我来帮TA回答

文化整合决定购并是否成功--中信并购广发案关键

这场谁也不相让的股权之争,结局如何自然吊足了市场胃口。如果中信证券真的如愿以偿,以第一大股东身份入主广发,两大国内顶尖券商的合并效果势必又成为一个引人猜想的话题。    文化整合一直被视为企业并购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而“两者文化 中行抵债资产网上营销咨讯尽在华夏近视网新浪彩信 幽雅个信大奖新浪iGame免费抽 截然不同”也是广发证券员工坚决反对中信收购的最大理由之一。     从国际企业并购的经验来看,文化整合确实决定着购并是否成功。    我们先来看成功的例子。美国的思科系统公司是购并成功的一个典型。在过去的9年多时间里,思科成功地收购了80多家大大小小的公司,最繁忙的时候曾在10天内吃掉4家公司。成功的收购策略推动了思科的高速成长,使其先后超越英特尔和微软等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并赢得“并购发动机”的美誉。思科总结认为,并购得以成功主要得益于整合,尤其是企业文化的整合。被收购对象的企业文化是否与思科融合,甚至成了思科掌门人钱伯斯五条兼并“经验法则”之一。    不过,从国际经验来看,文化整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失败于文化整合的购并案例并不鲜见,甚至比成功的例子还要多。德国电信就经历过因文化冲突带来的麻烦。德国电信与法国电信和意大利电信的合资公司经营失败了,后来又买下其第一个美国公司VoiceStream,但因为德国电信管理者不能使双方文化融合,缺乏进行跨国并购的关键机能,现在VoiceStream的价值还不及当初德国电信320亿美元购买价格的一半。    根据科尔尼公司对1988年至2000年的1345起并购事件的调查显示,在所有合并或收购的案例中,有近60%的公司股东收益率无法提升。如今,总体失败的比率有明显下降趋势,目前徘徊在50%左右。研究发现,并购成功与否,不仅仅依靠被收购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而在更大程度上依靠购并后的整合,尤其是人员整合与文化整合,购并失败的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注意购并后的整合。    回头看中信与广发的企业文化,广发方面认为,广发的文化与中信迥然不同,一是中信的独特优势在于其母公司中信集团的背景和实力,而广发的成长是中国资本市场从小到大、从幼稚走向成熟的一个缩影;二是中信的企业文化是“对结果负责”的文化,内涵不是很明确,而广发企业文化具有完整的体系,员工认同度高。相反,中信非常看好广发,认为两者之间既具有非常好的共性,同时个性互补,合作基础非常好。

广发证券为什么视中信证券的收购为敌意收购 根据广发证券的反收购措施

例如,新开一间奶茶店,生意挺好,旁边又开一家,,生意更加好,敌对关系,,,现在两家收购合并,你说呢

董正青的非法获利

涉嫌操纵33个账户董正青被控非法获利五千万,7月18日,天河区检察院对原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董正青、董正青弟弟董德伟以及董正青大学同学赵书亚等三人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一案依法提起公诉。董德伟非法获利五千多万。董德伟是董正青弟弟,自称自由职业者,实际上,董德伟是资深股民,其炒股的时间跟董正青进入广发证券的时间一样长,从1993年开始,董德伟就开始炒股,并且因此积累其巨额财富。
投入在延边公路上的7000多万元资金仅仅是董德伟掌控的资金中的一部分,至案发时,董德伟股票账户上有1.56亿元左右的资金,其持有的股票也并非延边公路一 只,而是达十几只。董德伟在资金上给予了董正青诸多的支持。2004年9月7日,为了反击中信证券(600030)的收购,广发证券员工持股会成立深圳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其中董正青以800万元出资成为出资最多的股东,董正青称,这些资金正是借董德伟的。此外,上市公司深深房()2004年中报披露,广州市格瑞实业有限公司在公开拍卖中,以3770万元购得深深房持有的广发证券2.45%股权,而因为时任广发证券总裁的董正青以及其妻子一共持有广州格瑞60%的股权,这一事情引来诸多质疑,此事还导致董正青在2006年2月被证监会通报批评,证监会指董正青在没有向外界和监管机构如实披露的情况下,以他自己为实际控制人的公司受让了广发证券的股权。
董正青在庭上表示,成立广州格瑞的资金同样是借自董德伟。拖拉机账户掩护建仓对于延边公路这样一只总股本仅为18411万股,流通股本仅为9318万股的小盘低价股而言,董德伟买入的1457多万股占到了流通股本的15.6%,占到总股本的7.9%,这已经触发了举牌的条件。为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防止机构大户操纵股价,《证券法》规定,投资者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应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并且履行有关法律规定的义务。但是延边公路从来没有对此事有过公告。此外,在延边公路2006年一季报和中报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中,也完全看不到有董德伟的身影。
董德伟如何“隐身”的,这一直是一个谜团,而谜底在庭审中也揭开了,董德伟实际上操纵着33个资金账户,这些资金账户下面挂着100多个股东账户,就是俗称的拖拉机账户。虽然采用了拖拉机账户进行操作,但是从延边公路2006年一季报和中报中还是可以明显看出有资金大量吸收筹码的痕迹。从S延边路的股东数量变化上看,从2005年的季报、中报和年报数据看,延边公路的股东户数分散而稳定,股东户数一直维持在40507户到42383户之间。但是到了2006年一季度,筹码开始出现集中的趋势,股东数量从2005年年报时的40507户降至2006年一季度的38557户,这还不是最为明显的,到了2006年中报公布时,其股东户数进一步萎缩到28964户,股东户数相对一季度减少了24.9%,从股东户数的剧烈减少可以明显判断,有人在大量吸收筹码。而这期间延边公路的股价也一改不温不火的走势,出现飙升。2006年4月26日,当天该股以2.86元开盘,收于3.15元,涨幅7.88%;此后连续五个交易日均以涨停报收,成交量也放大至此前的几倍至十几倍,拉升速度明显高于大盘。此后继续上扬,并在6月3日停牌前的三个交易日连拉三个涨停。至此,S延边路股价自启动时的每股2.86元上涨至每股8.06元。延边公路的股价异动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2006年7月31日,深交所市场监察部就向广发证券正式发出了函件,调查所有在广发证券客户中持有延边公路的账户资料。广发证券被要求提供相关账户的信息,包括实际控制人和资金背景等。董正青对此早已经开始作出防范。2006年6月下旬,董正青致电其大学同学赵书亚,称其弟弟有事想要找他,而这事情就是要求赵书亚伪造一份4150万元的借款书证协议,赵书亚碍于面子,答应了此事。签下这一协议的目的就是证明董德伟买入的部分股票是归属于赵书亚,借此解决董德伟超比例持仓延边公路导致需要“举牌”等问题。

中信证券和广发证券哪个好

其实证券公司都差不多,只是在于手续费跟软件好不好用!手续费哪里低就去哪里!

文化整合决定购并是否成功--中信并购广发案关键

这场谁也不相让的股权之争,结局如何自然吊足了市场胃口。如果中信证券真的如愿以偿,以第一大股东身份入主广发,两大国内顶尖券商的合并效果势必又成为一个引人猜想的话题。    文化整合一直被视为企业并购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而“两者文化 中行抵债资产网上营销咨讯尽在华夏近视网新浪彩信 幽雅个信大奖新浪iGame免费抽 截然不同”也是广发证券员工坚决反对中信收购的最大理由之一。     从国际企业并购的经验来看,文化整合确实决定着购并是否成功。    我们先来看成功的例子。美国的思科系统公司是购并成功的一个典型。在过去的9年多时间里,思科成功地收购了80多家大大小小的公司,最繁忙的时候曾在10天内吃掉4家公司。成功的收购策略推动了思科的高速成长,使其先后超越英特尔和微软等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并赢得“并购发动机”的美誉。思科总结认为,并购得以成功主要得益于整合,尤其是企业文化的整合。被收购对象的企业文化是否与思科融合,甚至成了思科掌门人钱伯斯五条兼并“经验法则”之一。    不过,从国际经验来看,文化整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失败于文化整合的购并案例并不鲜见,甚至比成功的例子还要多。德国电信就经历过因文化冲突带来的麻烦。德国电信与法国电信和意大利电信的合资公司经营失败了,后来又买下其第一个美国公司VoiceStream,但因为德国电信管理者不能使双方文化融合,缺乏进行跨国并购的关键机能,现在VoiceStream的价值还不及当初德国电信320亿美元购买价格的一半。    根据科尔尼公司对1988年至2000年的1345起并购事件的调查显示,在所有合并或收购的案例中,有近60%的公司股东收益率无法提升。如今,总体失败的比率有明显下降趋势,目前徘徊在50%左右。研究发现,并购成功与否,不仅仅依靠被收购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而在更大程度上依靠购并后的整合,尤其是人员整合与文化整合,购并失败的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注意购并后的整合。    回头看中信与广发的企业文化,广发方面认为,广发的文化与中信迥然不同,一是中信的独特优势在于其母公司中信集团的背景和实力,而广发的成长是中国资本市场从小到大、从幼稚走向成熟的一个缩影;二是中信的企业文化是“对结果负责”的文化,内涵不是很明确,而广发企业文化具有完整的体系,员工认同度高。相反,中信非常看好广发,认为两者之间既具有非常好的共性,同时个性互补,合作基础非常好。

分析中信证劵对广发证劵的收购案,广发证劵采用了哪些方式进行反收购

员工集资成立深圳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富公司)。吉富公司的成立蓄谋已久,加上之前的广发工会通过辽宁成大持有广发证券的股份,广发早已经有了通过员工持股实行MBO的计划。由于中信证券步步紧逼,吉富公司9月7日正式成立,并立即投入到反收购的战斗中。吉富公司成立后,云大科技和梅雁股份相继将全部所持广发证券的股份以净资产价格转让给吉富公司。至9月13日,吉富合计持有了12.23%的广发证券的股份,成为第四大股东。
就在外界担心吉富公司已经资金耗尽无力继续收购时,吉林敖东16日发布公告,称14日已经与广东风华高新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和吉林敖东 业集团延吉股份有限公司签订《股权收购协议》,受让两家公司分别持有广发的2.16%和1.23%的股份,收购价格为每股1.168元,收购完成后持股比率达到17.14%,成为广发第二大股东。至此,由辽宁成大、吉林敖东和吉富组成的反收购联盟已经持有广发证券54.95%的股份。